<ol id="ujdok"></ol><tbody id="ujdok"><pre id="ujdok"></pre></tbody>

        <em id="ujdok"></em>

        1. 男生接受你的邀請說明什么?

          男生接受你的邀請說明什么??生活中難免遇到很多問題,怎么解決? 下面一起來看看好道義情感網給大家精心整理的答案,歡迎收藏轉載。

          男生接受你的邀請說明什么?1

          應該有一定的好感,不然是不會同意去約會的,但是有渣男就不會按常理出牌,最好還是先慢慢了解清楚再繼續。

          男生接受你的邀請說明什么?2

          小妹妹,這不說明什么。只能證明你在追求這個男生。愛就大膽的說出來,不去證明的答案永遠不會有答案。男追女隔重山,女追男隔層紗。也許結果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,但起碼你愛過愛過就是幸福的。有那么一句話說的好,沒有得到的東西看起來永遠都是那么美,非常輕易就能得到的東西反而在你心目中的價值就不那么重要了。感情是具有高度雙面性的,慢慢的相處深入去了解對方也許能給你帶來更多收獲。

          男生接受你的邀請說明什么?3

          2008年10月12日凌晨時分,河北省邯鄲市某個小區四號樓的樓道內響起一陣腳步聲。


          個體老板楊俊滿面春風,哼著小曲爬著樓梯,不久前,他剛剛接到女網友(網名漂亮姐姐)的邀約,請他前來家中一敘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女網友住的地方是老舊小區,樓道里的燈似乎壞了,他連跺了好幾下腳,里面還是漆黑一片。


          “嘔……這是什么味道?”剛進樓梯沒多久,一股說不上來的味道撲鼻而來,楊俊有些惡心,低頭看著地面,隱隱約約好像看見些白色的粉末。


          他捂著鼻子加快腳步,來到401房間門口,按照和漂亮姐姐的約定,輕輕敲了三下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怎么沒反應?楊俊很疑惑,再度敲了下門,突然間感覺門上好像貼著東西,掏出手機打開手電筒一看,竟然是公安機關的封條。


          他一頭霧水走下樓,見小區保安坐在傳達室里慢悠悠喝著茶,走上前好奇問道:“四號樓一單元401出什么事了,怎么門上還貼著封條?”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老保安瞇著眼睛想了半天,答道:“住在那家的女人死了好幾天啦?!?/p>


          此話一出,楊俊的頭發根“啪”地一下豎起來了,一股寒氣從腳底直冒到頭頂,豆大的冷汗從額頭上流了下來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“鈴鈴鈴……”手機再度響起,他拿起來一看,來電顯示赫然標著四個字——漂亮姐姐!


          死亡的女工

          10月10日下午,楊俊剛從一個飯局回到家,洗完澡興匆匆打開了電腦,最近他迷戀上上網聊天,不久前剛認識了網名為漂亮姐姐性格熱情的女子。


          剛打開QQ,屏幕右下角漂亮姐姐的頭像跳動著出現了。在楊俊的印象里,屏幕那端的女人散發著無形的魔力,吸引人不斷想要探究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“原來你也是一個人呀?”得知楊俊獨身一人時,漂亮姐姐顯得很激動,她表示自己也是獨自一人居住。


          楊俊混跡社會多年,自然因為女網友的熱情心花怒放,兩人又相互說了幾句曖昧的話,很快交換了電話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五分鐘后,楊俊的電話響起,接起來聽到對方說的第一句話,漂亮姐姐講話溫柔無比,好似一波微風拂過他的心。


          聽到女生說,最近很想看一個恐怖片,但是自己一人在家很害怕時,楊俊問了句:“那要不要我過來陪你?”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于是,與美女的深夜約會就這樣達成,楊俊躺在床上徹夜難眠,急切地期待著明天夜幕的降臨。


          他沒想到,原本以為的桃花運竟然給自己帶來了一場禍事。


          怎么回事?這兩天一直和自己聊得火熱的美女,居然死了幾天了,那到底是誰在和他聊天?或者說,會不會是自己無意中記錯了地址?


          “哎……”思來想去,他還是覺得自己太草率了,如此輕易就答應去赴約,還是剛聊一兩天的網友。他爬起來打開電腦登錄QQ,將漂亮姐姐的賬號拉黑,點擊確定的那一刻,他已決定將這件事埋在心里,從此閉口不提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第二天一大早,楊俊被一陣連續的敲門聲驚醒,他睡眼惺忪地打開門,整個人突然清醒了起來。


          來人是邯山分局刑偵大隊的隊長老任和兩個民警,向楊俊表明身份后,老任環顧了一遍他的居室,看著對方滿臉慌張,雙手不停捏著衣角,問道:“你和霍靜文是什么關系?”


          楊俊一臉懵,搖了搖頭說:“我不認識她?!?/p>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“霍靜文,今年34歲,是工廠的一名女工,前幾天死亡了,就在你登門的前一天,我們剛剛封鎖她的家?!?/p>


          楊俊一聽,咣當一聲癱倒在地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離異獨居女

          10月11日這天中午,一直聯系不上女兒的霍家老夫婦來到霍靜文居住的地方,敲了半天門都沒動靜,只能請開鎖公司的人來撬開了房門。


          幾分鐘后,霍老爹顫抖著撥打了報警電話,等老任帶著民警趕到時,看到霍靜文赤裸地睡在包廂床中。經法醫初步鑒定,死亡時間大約在10月2日至3日之間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死者身上沒有明顯搏斗的痕跡,現場很干凈,像是被人刻意整理過。老任頓時心底一涼,看著放在死者旁邊的黑色塑料袋,他讓人小心翼翼將其收好,希望能從上面提取到有效的物證。


          “初步判定是窒息性死亡?!狈ㄡt告訴老任,想要從尸體上得到更多信息,還需要進一步檢驗才行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另外一邊,幾個負責勘查的民警屋里屋外看了幾圈,還是沒有找到什么線索和物證。


          從鄰居口中得知,霍靜文離異后就獨自一人在這里居住,平日見了面打招呼也是客客氣氣。


          “你們有沒有見過她帶人回家?”死者渾身上下沒有被毆打過的痕跡,民警判定,這應該是熟人作案,而且大概率是男性作案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包廂床內并不是第一個案發現場,霍靜文體型并不瘦弱,如果犯罪嫌疑人是女性的話,應該無法將她挪到包廂床內,只有相對強壯的男性才能做到。


          鄰居仔細回憶一番后,搖了搖頭:“好像沒見過?!?/p>


          霍靜文居住的老舊小區,沒有安裝任何監控視頻,僅有的幾個攝像頭位置也都是在附近街道,和小區有一定距離。抱著試一試的心態,老任還是安排人員對周邊監控進行檢查,可惜翻看了整整一個月內探頭記錄下的錄像,仍然沒看到什么可疑人員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在霍靜文家中,民警沒找到手機、錢包等物,不排除入室搶劫的可能性,考慮到死者的身份,也有可能是情殺。無論是什么,此時此刻,老任最關心的,還是尸檢和黑色塑料袋的檢測結果。


          “貼上封條吧?!鼻捌跊]能找到什么東西,民警決定先封鎖現場,等鑒定中心那邊有了結論再做打算。不曾想,居然有人不請自來。


          “說說吧,你為什么會去霍靜文家?”看著臉色蒼白的楊俊,老任嚴肅問道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手機的使用者

          頭天晚上,他們已經檢查過死者家的電腦,發現整個主機被人搬走了。老任剛進楊俊家時,看到這里一片凌亂,想藏個主機箱的話,也不是不可能。


          “我沒殺她,連她長什么樣子都沒見過?!睏羁∫呀浺庾R到警方的來意,趕忙將如何與漂亮姐姐相識的過程復述了一遍,為證清白,他還給老任看了所有短信記錄和雙方的通話記錄。


          民警在楊俊的房間里,沒有找到主機箱和可疑物品,他的嫌疑暫時消除,可新的疑團又出現了。26年從警生涯,老任經辦過無數起兇殺案,這被害人死亡多日,其通訊方式還在一直使用的情況,他還是第一次遇到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“去查一下霍靜文這些天的通話記錄?!迸c楊俊的談話,讓老任嗅到一絲不尋常的味道,如果是單純入室搶劫殺人,犯罪嫌疑人拿了手機后應該重新換號碼才對,為什么還要沿用原來的號碼故意約人見面呢?


          半個小時后,他拿到通話詳單,眉頭頓時皺了起來。上面顯示,自10月4日起,這個手機號碼至少聯系了10人以上。其中,與一個本地號碼有多次短信聯系。


          經查,號碼主人是霍靜文的好友彤彤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原來,兩人約好4日這天下午一起吃飯,可到了約定時間,霍靜文遲遲沒來,彤彤多次給她打電話也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。直到晚上,她才收到霍靜文發來的多條短信,上面寫著她要去外地治病,可能近期都不在邯鄲。


          “我覺得有點奇怪?!蓖嬖V民警,閨蜜發來的信息用詞精準,就連標點符號都使用得很規范,絲毫不像她之前的風格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與此同時,老任一直等待的檢測報告出來了,法醫在黑色塑料袋上只提取到死者本人的DNA,并沒有發現第二人的痕跡。但是,尸檢結果顯示,霍靜文患有嚴重的婦科病。


          這個頻頻給死者好友發信息的人是誰,她為什么連患病這樣的隱私都知道?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死而復生的取款人

          案件偵破到現在,擺在老任等人面前的線索既多又瑣碎。令他們感到困擾的是,每條線索指引的方向都大不相同。


          剛開始,警方將此案定位為情殺或是入室搶劫,犯罪嫌疑人是男性,可利用死者手機、QQ號聊天,約人上門見面的人分明又是個女的。從內容來看,這個神秘的女人似乎和受害人很熟,對她的個人隱私一清二楚。


          還有,兇手為什么要將霍靜文的電腦主機帶走,里面到底藏著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“任隊,有新情況!”被派去調查死者銀行卡和存折動態的民警小盧匆匆趕回局里,在10月4日這天早上,工商銀行監控錄像里,他發現了“霍靜文”的身影。


          “這怎么可能?”老任趕忙打開錄像,一個頭戴白色帽子,身材微胖的女人用霍靜文的銀行卡取走了一萬元。在攝像頭拍到的畫面中,這女人長得和死者很相似。


          就連身上穿的衣服,也和老任在霍靜文家中看到的照片一模一樣。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這個女人到底是誰,她會不會就是手機的使用者,為何要故意打扮成死者的模樣去銀行取錢?

          久久人人少妇